沒抄襲臉部不算侵權 中國App開發商全身而退

所謂著作權之公共領域為:一、欠缺原創性的著作;二、基於公共利益不得作為著作權標的;三、存續屆滿之著作;四、權利人聲明拋棄著作權之創作。本案法院認為「哆啦a夢」文字、圖形的部分屬於美術作品之公有領域,但除非符合上述公共領域條件,否則難以被認為屬公共領域。但著作權之近似與否,仍存在著部分之主觀認定因素在裡頭,所以仍需設法列舉出更多客觀因素與証據,才有機會在侵權訴訟上取得勝算。

相關案例:

《哆啦A夢》(日語:ドラえもん;英語:Doraemon;舊譯機器貓、小叮噹),為日本漫畫家藤子·F·不二雄筆下著名的漫畫作品之一,主要是敘述一隻來自22世紀的貓型機器人——哆啦A夢,受原本主人野比世修的託付,回到21世紀,幫助世修的高祖父野比大雄的故事。可是,擁有百寶袋和諸多道具的哆啦A夢,遇到中國山寨品牌也無可奈何。

原告是擁有日本哆啦A夢卡通形象合法授權的上海艾影商貿公司,該公司向法院控告開發營運「叮咚小區」的公司—上海壹佰米網路科技。壹佰米開發的叮咚小區App,主要是為社區提供服務,包括鄰里社交、代繳水電費、郵寄等等,而名稱和哆啦A夢的舊稱「叮噹」相似。此外,叮咚小區的App標誌和哆啦A夢動畫的商標一樣,都是使用藍白色作為主要基底,也出現了哆啦A夢的顯著特色「鈴鐺」和「百寶袋」。

對此,艾影商認為壹佰米並未擁有哆啦A夢的合法商標使用權,且設計的程式內有太多和哆啦A夢相似之處,也有直接使用哆啦A夢的地方,所以要求壹佰米不僅要停止該App的營運,更要賠償205萬人民幣的經濟損失。但是壹佰米辯稱,哆啦A夢的主要特色是頭部,而不是他身上的其他部位,如鈴鐺、百寶袋、項圈等。另外,設計出的圖像有作者的色彩、視角及審美習慣,這些都是藝術法則,並不在著作權保護的範圍內。

針對這個案子,上海浦東法院經過審理後,認為哆啦A夢的貓臉造型,是最明顯的特徵,表現了貓型機器人的特色,但是叮咚小區的程式內沒有包含臉部;而文字圖形的雷同之處,也屬於美術創作的公有領域,不具獨創性,因此判被告敗訴,全案不起訴。

 

碩品智權事務所

回上一頁
TOP